5分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1 07:24:1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11日,杨建丰告诉澎湃新闻,他已经请律师为船员办理保释,“这次大使馆直接参与一些事情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2019年11月,二审维持原判,马国对私逃回国的两位船员发出逮捕令,不过,在国内的他们至今安然无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几年前,孟范义做生意失败,欠下巨债,独自挣钱还债,做过很多临时工,听说船员赚钱,才在2016年考下海员证。他觉得自己是棵小草,为了生存,有太多无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属们不断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,并到马达加斯加探监,还给海关总署发过举报信,请求调查FLYING进出港的历史记录,彻查其走私情况,追究船东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3月,马国法院一审判决17名船员非法入境及拒绝服从罪,判刑五年,每人处罚金5250万马达加斯加法郎;船长和船东代表因开船逃逸罪,多6个月刑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料20天后,他们等来的是入狱——两名船员私逃激怒了马国政府,导致其他船员被投入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月7日,FLYING从新加坡驶往马达加斯加。船上17人,除船长和船东代表外,大多第一次登上这条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港后,几十个马国政府官员登船检查,询问船长关于船东的信息、此次航行目的等,还有当地记者录像拍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一大家的压力落到妻子身上。她到商场打工,月薪2000,每月还3000元房贷,还得给丈夫寄些生活费,实在捉襟见肘。公婆都刚做手术不久,没法干活,现在小儿子上幼儿园的钱都拿不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觉得这个结局一点都不好。”34岁的申文波,第一次感受到现实的残酷和自身的渺小无力。